只是一篇反对官僚主义的校长信箱投稿。

内容已脱敏。

前言

第十三条 公民的合法的私有财产不受侵犯。

国家依照法律规定保护公民的私有财产权和继承权。

国家为了公共利益的需要,可以依照法律规定对公民的私有财产实行征收或者征用并给予补偿。

——《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》第一章

按照实际情况,决定工作方针,这是一切共产党员所必须牢牢记住的最基本的工作方法。我们所犯的错误,研究其发生的原因,都是由于我们离开了当时当地的实际情况,主观地决定自己的工作方针。这一点,应当引为全体同志的教训。

——《毛泽东选集》第四卷《在晋绥干部会议上的讲话》

脱离群众是危险的,联系群众才有智慧,认为自己一切都行了,不再需要深入实际依靠群众了,对群众的意见不当一回事,特别是不同意见和反面意见难听进去了,于是就危险了!

——习近平《在纪念胡耀邦同志诞辰 100 周年座谈会上的讲话》

我的大学校长信箱

最近看《诡秘之主》的同人《诡秘:悖论途径》,在本章说提了一嘴作者帮乌贼圆罗塞尔日记无法破译的设定,顿时一堆「语言学家」来跟我说乌贼的设定本来就没问题,其中一位还用「语言学」跟我辩论了二十层楼。奈何起点的本章说有 150 字的限制,难以施展拳脚,干脆写篇相对较长的回答贴到知乎,以后要有人杠我就直接发链接给他。就算要在知乎回答底下开辟第二战场,我回复起来也比在本章说里舒服一些。

网文杂谈《诡秘之主》

形势分析

▇▇大学▇▇学院学生 ▇ 舍 ▇▇ 寝室的成员,可以说是个个身怀绝技。为了避免泄漏他人隐私,本文仅对成员的作息习惯以及噪音制造能力做简短描述,且全程使用临时取的一次性称呼。由于本文为独自撰写,故可能会对自己有一定的偏袒,请读者带上最大的恶意揣测本人。

我的大学杂谈

本来是不打算写年终总结了,去年的日记由于生活上的原因散乱成碎片化叙事,要有医生看见估计能直接给我确诊精神分裂症了。日记没了,那对于现实生活的回顾自然也就没了。而 2021 年我在互联网上也没闯出什么名堂,能拿得出手的也就是在 NoneBot 社区做了点微小的贡献,所以不如直接不写,省得在电脑前枯坐数小时憋不出一千字。

近日知名网络作家「爱潜水的乌贼」作品《长夜余火》烂尾,我一上头码出了五千多字的书评,以及在知乎和 B 站的的若干对线记录。想了想自己大概还没有彻底丧失文字能力,既然如此,年终总结也可以勉强写一下吧。更何况,结尾卷烂成这样的乌贼都能够在自己的完本感言里理直气壮地发明「期待错位」这个新词来告诉读者自己没错,那我这个文章数量比起去年大差不差的还有什么好怕的?

前言姑且说完了,让我们开始正文内容。

杂谈年终总结

为什么我们需要 RSS

支持 RSS 是一种美德。

RSS(全称:RDF Site Summary;Really Simple Syndication),中文译作简易信息聚合,也称聚合内容,是一种消息来源格式规范,用以聚合经常发布更新资料的网站,例如博客文章、新闻、音频或视频的网摘。RSS 文件(或称做摘要、网络摘要、或频更新,提供到频道)包含全文或是节录的文字,再加上发布者所订阅之网摘资料和授权的元数据。简单来说 RSS 能够让用户订阅个人网站个人博客,当订阅的网站有新文章是能够获得通知。

以上内容转自维基百科

自从迈入移动互联网时代,原来开放的网络再度走向封闭,巨头们纷纷搞起了“圈地运动”,妄图把用户都留在自家的 App 上,成为自己独享的韭菜。各种推送层出不穷,如果不主动关闭手机基本上 24 小时都会有通知消息,人们越来越习惯于接收信息而不是去主动获取,被层层包裹在由精确算法编织出的信息茧房中(虽然说我觉得 B 站的推送算法可能是程序员拿脚写的,我越不想看什么它就越给我推送什么)。这其中受害最深的莫过于抖音和微博用户了:前者主打下沉市场,让从未接触过互联网的低文化群体沉迷短视频;后者作为臭名昭著的“人才孵化基地”,让无数网友深刻体会到了“网民本科率不到 10%”这个事实。当然其他平台也好不到哪去,只不过这两家的信息茧房效应较为显著罢了。

为了摆脱这种近乎强奸式的大数据信息轰炸,不少人重新拾起了“老旧”的 RSS,这其中也包括我。

RSS