本来是不打算写年终总结了,去年的日记由于生活上的原因散乱成碎片化叙事,要有医生看见估计能直接给我确诊精神分裂症了。日记没了,那对于现实生活的回顾自然也就没了。而 2021 年我在互联网上也没闯出什么名堂,能拿得出手的也就是在 NoneBot 社区做了点微小的贡献,所以不如直接不写,省得在电脑前枯坐数小时憋不出一千字。

近日知名网络作家「爱潜水的乌贼」作品《长夜余火》烂尾,我一上头码出了五千多字的书评,以及在知乎和 B 站的的若干对线记录。想了想自己大概还没有彻底丧失文字能力,既然如此,年终总结也可以勉强写一下吧。更何况,结尾卷烂成这样的乌贼都能够在自己的完本感言里理直气壮地发明「期待错位」这个新词来告诉读者自己没错,那我这个文章数量比起去年大差不差的还有什么好怕的?

前言姑且说完了,让我们开始正文内容。

2021 回顾

虽说已经是 2022 快年中了,但我还是只想说 2021 年的内容,要不明年就没得写了。

前面说了现实生活相关的日记基本是寄了,所以只凭着记忆说下几件令我印象深刻的事。

一月是写了基于 NoneBot 的 NoDice,回家时碰上了航班取消。

二月将 NoDice 更换到 NoneBot2 框架上,三天打鱼两天晒网地学 Go,看了《无职转生》原作(没看完),玩各种休闲小游戏。

三月算是 NoneBot2 插件的高产期,虽然现在常用的也就两个,其中一个还准备重构,看了《无能力者娜娜》和《哆啦 A 梦》原作,玩了《耻辱》、《信使》和《锈湖》系列游戏。专业课上遭遇了两位无法形容的老师,心情十分糟糕。

四月,经历了一次牙疼,玩了《耻辱 2》,看了《瑞克和莫蒂》系列,追了网文《我真没针对法爷》。某个竞赛的「选拔」最后算是寄了,具体原因不想多说,大致是我的责任。

五月,陷入《Minecraft》狂热,更换过几次笔记软件,玩了《渎神》。

六月,玩了《血污》、《墨西哥英雄大作战》和《黑暗之魂 3》。

七月,又遇上航班取消,倒霉到了一定程度。

暑假过得十分悠闲,看了《我们的重置人生》原作。虽说接了 NoneBot2 的 Telegram Adapter 项目,但由于是社区内部消化,导师其实也没拿自己当导师,我写出了能用的初版就放在一边了。

九月,看了《洪荒调查员》。中秋喜提天降黄码,被迫居家隔离。

十月,买了轻薄本用于日常使用,功耗大的游戏本沦为游戏机和某些不想装到轻薄本上的开发环境。玩了《哈迪斯》与《邪恶冥刻》,倒腾宿舍路由器。

十一月,对 TRPG 圈子彻底放弃,追完《诡秘地海》,半放弃《苟道中人》,玩了《心跳文学社 Plus》和《笼中窥梦》。

十二月发生了一件令我十分生气的事,简单来说就是被学校的「寒假宿舍改造」打了一次措手不及,决定争取自己的权利。这件事也导致我整个十二月基本也没啥心思去做其他的事情。

2022 展望

如果真有人关注过我的博客的话,可能已经看出来我删除了大部分笔记。之前我每次发布笔记,都会在前面加上「请勿模仿」云云,完全就是脱裤子放屁。如果不想有其他人看,那我保存在本地不发出来不就好了。发出来再这么声明,就好像是滥竽充数,又经不住自己良心的拷问一样。

现在我明悟了——博客是自我表达的窗口

今后的产出主要分为四类:

首先是这个博客建立的初衷——技术博客。但前面我也说了,不会再上传笔记,更久之前则说过不会写手把手的教程。最近看了一些其他人写的技术博客,姑且算是摸出了一些门道。再细分的话,我大概有会写两种文章。一种是讲原理的,不求深入浅出,但求「九年义务教育毕业就能看懂」。这种写文章不会写多,我要是能稳定写出这类作品再怎么说也能出书了。一种是讲实践的,讲讲自己是怎么使用某种解决方案来帮助自己,或者做出的这个东西本身就比较有趣味性。虽说是讲实践,但不会像教程一样步步详细,想要跟上步骤的需要自己去看参考文档,不想跟上的重点看个乐就行了。

暂时没考虑这类的下一篇文章,只能笃定和开源项目有关。

接着是第二类内容,我称为「杂谈」。从我的现实生活中遇到的小事情触发,联系曾经经历过的同种现象,最后谈谈自己是怎么看待这种现象的。此类文章可能会输出较多的观点,不过观点过多的内容我是不会发出来的,甚至不会完稿。所以这类文章虽然草稿颇多,落地的却颇少,说直白点就是眼高手低。

这类的下一篇文章是《宿舍噪音防治指南》,已经是板上钉钉的事情了,七月前必发。

第三类内容,我称为「评论」。

评论什么呢?无所谓是什么。可能是一个具体的真人,也可能是一个抽象的概念;可能是一本出圈的网络小说,也可能是难吃的学校食堂。总之,除了一些敏感内容之外,什么都能评论。所以这可能会是数量最多的一类文章,预计会有个常驻栏目叫【多半差评】,用于汇总每月日记里觉得不满意的事物。

这类的新作比本文还早发出来一天,具体是什么风格可以自行阅读,我个人认为至少跟自己以往的评论文章不同。以往的评论文章都是对作品里某个触动到我的地方进行夸奖,或者解读一些老生常态的内涵,现在我要反其道而行之——专门挑一些自己觉得不好的地方来细讲。这些在【多半差评】的创刊号里也会说,目前就不展开了。

这类作品的下一篇可能是《艾尔登法环开荒报告》(发售日初稿),也可能是《魂学懂王——对「魂学家」逻辑的批判》(去年暑假初稿),还有一篇一年前写了初稿的泡面测评——哦,这篇已经被我删掉了。

第四类内容,我称为「创作」。对高中时网文构思的完善与再创作,对市面上现有作品的同人二创、整活向的搞笑段子、某个已经全网封杀的基金会外围、某种自己阐述的方法论(归到创作是因为基本可以看作虚构作品)……这类内容讲究一个随缘,一年可能都不会有一篇,但如果发出来了绝对是我心中的精品。

我创作文学类内容的流程比较碎片化,比如有时看了某部作品,就想着自己也可以写一个。基于这部作品提供的灵感,在脑海里构思那个能让我「爽」的画面。等可以相互联系的画面攒够了,我就可以写符合这些画面的大致设定了。设定完工后,就可以开始梳理这些画面的逻辑顺序,最后形成一条粗略的大纲。然后我就有点懒得写了,因为中间缺失的内容没法填充。

我最喜欢的作品是《SXP-963-3 附属文档》,但一直在攒画面的阶段,或者说我所有的文学类创作都停留在这个阶段。

所以说点非文学类的「创作」吧。有一篇《比较满意的排版总结》,还有篇去年国庆起了个头的《Minecraft 矿工守则》。

当然,这一类内容随时会有新的作品插队,所以最好不要相信我的鬼话。